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南方都市報現場人機大戰 體驗德生社保生存驗證技術

 生物識別技術已經出現,“刷臉”時代即將來臨,但我們的“錢袋子”會更安全嗎?現實中已出現,不是本人卻通過人臉識別驗證成功的案例。2015年的兩個新聞事件,從正反兩個角度,讓“刷臉”變得不再陌生。一個事件是,在2015年的德國漢諾威IT展上,馬云展示了一個名為“Smile to Pay”的技術,選擇商品并進入確認支付頁面后,掃碼變成“掃臉”,對著屏幕露出微笑,支付便成功了。另外一個事件是,趙薇老公、中國籍新加坡裔富商黃有龍的房產被人委托出售,原因 是黃有龍被司機冒充到公證處通過人臉識別技術辦理了委托公證證明。

  人社部通報表示:“為全力推行已發放的8.09億張社保卡的應用,進一步加強用卡環境建設,構建支持“一卡通”的技術保障體系,人社部將積極研究無線支付、基于互聯網服務的用卡方式、生物識別等新技術的應用”。

  那么,刷臉時代帶給人們便利的同時,人們最關心的財產安全,還有關系到每一個人的社保費用安全能得到保證嗎?1月7日,南都報社記者及編輯帶領多位測試人員來到德生科技;希望通過人機對戰的形式驗證一下,人臉識別在實際應用中到底安不安全。

  南都記者這次到訪德生科技,通過人機對戰的形式驗證人臉識別在實際應用中到底安不安全。這次體驗的德生科技社保生存認證一體機,除了“人臉識別”還包含指靜脈認證、聲紋認證等多重生物認證系統。在德生科技的產品展示廳,記者及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員采用了德生社保生存認證一體化機、身份驗證一代機、身份驗證二代機等樣本,做了3個測試:身份證照片使用超過十年以上的老人比對、中年人與自己19年前的照片對比、未成年同卵雙胞胎比對,目的是驗證人臉識別系統能否順利通過這種極端挑戰。

南都采訪1.jpg

測試結果一:社保卡時間超過十年的兩位老人均通過生存驗證。

  現場的一體化社保生存驗證機,體積很小、攜帶方便,攝像頭內置,驗證時人臉需要在機器正上方進行拍攝;由于此次用的是樣機,不含數據庫;所以工作人員首先使用手機給兩位老人拍照建檔,將信息輸入到社保生存認證一體機中,一位是1955年出生的衛女士,一位是1954年出生的黃先生,兩人的社保卡照片是2004年照的,距今已有十年以上的時間,記者和工作人員肉眼對比照片與兩位老人目前的面容略有不同,工作人員在社保生存認證一體機上先人工輸入了兩位老人的有關信息,老人逐一來到機器前,進行人臉識別。工作人員先將衛女士的社保卡插入機器中,系統即刻呈現了衛女士的相關信息,工作人員摁下拍照按鈕,顯示器出現一個大相框;接著工作人員摁下拍照對比的按鈕,此時系統大概出現了一個5秒鐘左右的等待期;而這個等待期是系統在連續捕捉衛阿姨連貫著的數十張照片,通過這些照片系統可以判斷面前的是否是活體。等待5秒后,系統馬上跳出“驗證成功”的信息,顯示衛女士與社保卡上顯示的是同一個人。黃先生也用此方法順利“刷臉”通過生存認證。德生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通過德生科技的社保生存認證一體機,在一般的人臉識別生存驗證中,大部分人可以通過人臉識別技術輕松辦理業務,足不出戶退休金就可以打到事先登記的賬戶上了。

測試結果二:和19年前照片對比 中年男子被系統“攔截”。

  市民王先生提供了19年前的照片顯示,當時他體重僅為106斤。目前,體重150余斤的王先生也從19年前瘦削的尖臉變成了大圓臉。王先生用現場一臺身份驗證機進行驗證,使用5年前的身份證(和目前形象差別不大)和19年前的照片進行對比。身份驗證機將19年前的照片直接通過驗證攝像頭翻拍;結果二者相似度為0.67,人臉識別機成功認出19年前的王先生。但對于社保系統生存認證一體機,由于無法通過人工手段輸入王先生19年前的照片,現場工作人員只能通過手機翻拍照片方式,將照片輸入到社保生存驗證機仲。王先生本人站在生存驗證機前,進行驗證。進過實體拍照,機器最終顯示結果為“驗證不成功”,相似率只有0.37。這意味著如果王先生19年前將信息錄入社保系統,19年后可能無法通過人臉識別驗證。為什么會有這種情況呢?“有時候現場拍攝照片質量達不到要求,比如說光線、坐姿、距離、劉海等因素,或者是身份證使用時間過長,證件頭像和本人樣貌變化較大,都有可能產生這種驗證不成功的情況。”現場配合測試的德生工作人員表示,在社保認證的實際操作環節中,還是要求每一年,或兩年進行一次建模數據庫更新的,“把最新的人臉登記入庫,這樣失誤的比例會大大降低。”

  德生科技技術中心的展示室里,除了社保系統人臉識別生存驗證實體機;還擺有幾款不同的人臉識別系統。其中,第一代實名驗證機為分體式,攝像頭部分為坐式電腦屏幕,人臉只需在屏幕前經過,就能迅速被攝像頭捕捉到。屏幕上會出現一個綠色的視頻框,電腦對框內對象迅速進行比對分析。在屏幕的左側另有一個刷卡機,測試者只需要將自己的身份證在上面一刷,馬上就能在屏幕上看到相關的數據。在第二代實名驗證機中,不僅可以通過人臉識別判定,針對第三代身份證還可以通過指紋比對進行判定,通過人臉+指紋的雙重判定更加嚴謹。另外,機器上還增加補光燈,降低了光線環境對人臉識別的影響,大大增加了產品實名驗證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對于像王先生這樣的情況,使用德生的第二代實名驗證機,通過人臉+指紋的雙重判定方式即大大地增加了安全性和可靠性!

測試結果三:未成年同卵雙胞胎比對,刷臉不行還得靠指靜脈識別。

  人臉識別系統默認相似度六成以上即為驗證成功,那長相相似的雙胞胎豈不是可以互相“借臉”刷,這樣會不會也存在著冒領的可能? 南都報記者帶來了兩位4歲多的雙胞胎也進行現場挑戰。因為兩位小朋友都沒有辦理身份證,無法直接通過機器進行刷卡認臉。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員只能是通過手機拍照上傳的方式,進行人臉識別。測試人員先將哥哥進行手機拍照,上傳到資料庫。再將弟弟叫出來,讓他冒充“哥哥”的身份去“刷臉”。結果,系統顯示“驗證成功”。“雙胞胎確實是當下人臉識別系統的難題之一,人臉識別系統也沒有100%的成功率。”現場技術人員李展峰解釋說,雙胞胎臉部存在相似性,不同個體之間的區別不大,所有的人臉的結構都相似,甚至人臉器官的結構外形都很相似,對于利用人臉區分人類個體是不利的。“特別是年齡越小的雙胞胎,差異度越小,如果成人后,人臉區別度還會加大點。”  那雙胞胎會成為社保領取的漏洞嗎?德生科技的工作人員現場又登記了哥哥的指靜脈,隨后再用弟弟的指靜脈進行驗證時,機器立刻發出警報,表示驗證失敗。不難看出,“刷臉”并非萬無一失,只有多種生物技術加以利用才是真正可靠的。德生科技的產品經理肖寶婷補充說,“這款社保認證系統里面還有指靜脈和聲紋認證,這些輔助手段完全可以區分出雙胞胎。”

  通過三個測試的驗證,德生科技在全國社保生存認證應用技術方面領先的事實得到了南都記者的認可。德生科技產品經理肖寶婷表示:表示退休人員第一次建檔除了人臉建模還要錄入指靜脈、聲紋等信息;通過人臉識別后,以后每年的資格認證就可以在附近的社會保險機構、家庭、其他有網絡視頻的社會服務場所或者使用手機完成自主認證。

  目前,德生正采用“生物識別+認證云+人工服務”的模式大力推進社保卡應用。在社保卡應用服務中,社保卡生存認證是重要的服務內容之一。德生結合自身的技術積累及對行業模式的理解,推出了“生物識別+認證云+人工服務”的一攬子生存驗證服務。這里的生物識別技術7社保部門提供全套的遠程認證服務方案,也就是說,社保部門所采購的不是某件產品,也不是某套系統,而是生存認證的直接結果。這種服務方式可以最大限度的滿足社保部門的要求,確保遠程生存認證的高效安全,對現有社保認證方式來說,無疑是一個有力的補充。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玉网